当前位置: 首页 > 社群动态 > 惟饮者签约代理郭建东,爱的能量,会传染!
惟饮者签约代理郭建东,爱的能量,会传染!
吾玖惟饮者 / 2017-07-18

 

苏联作家阿·托尔斯泰在《苦难的历程》里说过:“在清水里泡三次,在血水里浴三次,在碱水里煮三次,我们就会纯净得不能再纯净了。”惟友郭建东多年的商海浮沉,在清水、血水、碱水中泡过浴过煮过后,他的人生思考也越发纯净。

在惟学会微信ID:weiyinbaby预告文章惟学会起航|说出你的故事,让TA找到你!讲到了一位二次创业的惟友,他所创办的能量公社,很多地方与50年代人民公社非常相似,算出勤、记公分,一个看似天马行空的服务模式却受到了朝阳区一众企业主的热捧。这位创业者就是惟饮者酒窖的签约代理、能量公社执行社长郭建东,也是本期故事的主人公。

 

从逐利到净心

 

在北京,不管是开商铺还是租赁家庭住房,到一个地方,从入住到搬出,都很难跟左邻右舍相识。在这个时代,“冷漠”是个时髦的词儿,在大都市里,很多人用冷漠给自己罩上了金钟罩,把自己安放在一片孤岛,逐渐脱离了所有来自生活本真的快乐。


郭建东1995年到北京,来京不久便创业开起了商贸公司,代理欧洲进口巧克力,中间也创立了自有品牌cocobay巧克力,从高端巧克力着手,代理业务辐射全国,在北京几大商场都设有专柜,前些年在巧克力行业风头无二。


近几年,随着中国商业转型,实体专柜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冲击,巧克力市场也在遭遇整体下滑,郭建东的商贸公司也从中受了重创。郭建东说,那段时间的自己非常焦虑,加上后来父亲去世的打击,很长一段时间,怎么走,才能不枉费。

 

中国有一代人,在过去物质匮乏的年代,不断做物质加法——为家里添置冰箱,买回电视机,配齐洗衣机,再买辆车……从一无所有的状态到“全副武装”的过程,确实能给人幸福的感觉。但到现在,物质空前丰富,一个什么都不缺的年代,占有物质很难再刺激他们的感官,让自己和家人得到长久的满足。


久经思索后,郭建东意识到,在新的时代,比起金钱和物质,更重要的是精神层面的充实感。从实物中获得的满足感只能持续很短的时间,但是人们宝贵的经历以及从中获得的知识,将永久地入驻生命。


而对于财富,郭建东深知,如果人能对当前财物状况感到满意的话,拥有物质目标本身并不会让人不幸福。但如果人们对当前的财物状况和理想的财物状况之前存在巨大差距,人们还极看重物质财富的时候,人就会更加不幸福。


与其再逐利十几年,不如从现在从心出发,做一件不一样的事情,跟更多企业家一起释放自己爱的能量,冲出心灵孤岛,提高幸福指数。


创办能量公社,从个体逐利到资源整合

 

后来,郭建东和他的几位挚友联合创办了能量公社,之所以叫能量公社,是因为他跟上世纪50年代的人民公社一样,社员都需要去挣公分。


郭建东本人是世界最大的服务组织狮子会的成员,能量公社吸纳和管理会员的模式也有似于狮子会。除了几位联合创始人的发起人股,能量公社用众筹的方式吸引同样追求简单、时尚健康,同时又富有新意和创造力的会员入社,参与人投钱入股后,通过“四出”出席、出心、出力、出钱)来记录公分,在公社里大家有钱出钱,有力出力。

 

能量公社的会员多是创业家,会员自己都有一些产品,而这里面也不乏资深媒体人和资深营销人,有很强的运作和营销能力。能量公社除了依靠运作会员自己的商品来盈利外,还会在股东集体通过的情况,专门运营一些迎合消费升级的商品,比如主打纯粮食酿造的轻奢白酒惟饮者、不含代脂可可的高端巧克力朵朵和呆呆以及能起到净化水质作用的小闰。

 

因与惟饮者结缘,郭建东对消费升级的认知也走过了一个特殊历程。对于郭建东这样的企业老板来说,白酒是生意场上的必备社交工具,对他而言,饮酒必选大牌,自从接触到惟饮者,经过多次亲身试验,无论前一天晚上喝多少酒,第二天完全不头痛的饮用体验让他惊喜,从此,他改变了唯大牌是从的饮酒观念,签约成为惟饮者酒窖代理。同时,他也相信,未来消费者会越来越理性,“人们会像品茶、品红酒一样品评白酒,会有更多喝酒人成为懂酒人,高品质产品的潜能很快就会释放出来”。

 

 

 

 

 

上面说到,能量公社不乏资深媒体人和营销人,在能量公社中,大家也各有分工。比如郭建东本人负责总体资金和店铺,其他几位合伙人有人负责淘宝和微店,有人负责联谊进行对接和邀请等,郭建东是公社队长,其他人是生产队长,结合每个会员的专长和个人时间安排,整个运营机制有效而合理。

 

虽然还是在运作产品,但能量公社绝不仅是一个联合商家卖货的供销社。用郭建东的话说,以崇尚简单、时尚健康,同时又富有新意和创造力的精神追求凝聚起来的会员,不仅是能量公社的受众还是参与者,基于此,能量公社定位于一家专门经营能量的专卖店,致力于为消费者提供来自全球,满足人们对生活高品质、健康、安全的方方面面追求。


释放爱的能量

 

在能量公社,郭建东是公社队长,其他会员是生产队长,大家共同享受公社待遇,这个待遇就是“分田地”。能量公社在北京通州区有一座有机农庄,每一位会员都享有农庄的一片田地,大家可以免费耕种。


而这片田地也在社员中掀起了一场“都市逃离运动”。


对于这片田地,能量公社的描述是:

在这里,空气里是泥土、青草和粪便的味道;

在这里,有丛生的野草,而且,是可以随便踩的;

在这里,有自然生长的树木,而且,是可以随便爬的;

在这里,蔬菜是从来不打农药,叶子上有虫虫咬过洞的;

在这里,鸟儿是可以飞在树林里的,而且,鸟粪是会落在头上的;

在这里,没有为游客专门修建的设施,农仓里是使用的工具,树桩不是用来拍照的;

在这里,玩乐的童年是远离电子产品的,手工、农活儿才是孩子最喜欢最开心的。


社员们开始尝试从繁冗的工作中挤出一部分自由支配的时间,带重要的朋友和家人来有机农庄度过一个周末,而自由和快乐是一件非常容易传染的事情,越来越多的人周末来此种菜、养鸡,忙得不亦乐乎。

 

 

 

 

 

 

赶着蒙蒙亮的天,扛起锄头、戴起斗笠、披上件棉布褂子,行走在田垄间,照看着一片又一脸的菜地,挖渠、浇水、锄草、施肥,直到太阳落下西边的白杨林,简单的劳作不停重复着,这就是农场的一天,却自在、平静、充实。


这样的环境,对于玩腻了城里的亲子乐园的孩子也是极大的惊喜。“春天我们在这里种下希望,秋天我们在这里收获快乐”。喂小兔子、放羊、玩玉米山、种豆子、挖红薯、刨花生、摘桃子李子枣、吃农家饭……很乡村、很田园,空气新鲜,接近自然,孩子们也在这里注入了爱心。

 

 

 

谈到对孩子的教育,郭建东也分享了自己的心得。他觉得,中国的父跟孩子不平等,要么举着,要么俯视。很多父母对孩子是命令式的,他们总会把自己的想法强加给孩子,自己没有考上大学,孩子一定要为自己实现这个梦想,就必须去考大学,这种做法很不对。

 

他认为,父母需要多跟孩子做互动体验式的沟通,比如要算数不一定非得逼着孩子写作业,让他拿几支玉米,来来回回算清楚;父母也要多给孩子一些嘉许,一个事情做得好,好在哪里,不要简单一句“你真棒”,这样没有意义,只有蹲下身子跟孩子互动,才能建立深层的链接。

 

 

(郭建东和他的家人)

郭建东的大儿子17岁,现在美国留学,8岁的小女儿在身边,现在的他,用很多时间来陪伴女儿,也非常乐于分享孩子成长过程的喜悦。正如他所说,能量公社就是希望在商业上树立一种爱,在这里,大家能够积极配合,都有一个积极的状态,让大家释放爱的能量。

 

 


 

 


————END————

 

 

下期文章素材征集

惟学会后面将做一期以餐酒搭配为主题的文章

现向大家做一个问题征集

1.请尽可能地列举出您记忆中难忘的那些酒桌“硬菜”。

若你对这个问题有明确见解,答案请发送至惟饮者官方微信号 wujiuweiyinzhe

一经采用,您将获得面值200元的惟饮者酒品代金券一张